客服信息移至会员中心
首页 > 新闻列表 > 新闻详情

半年内有望解“箱愁”

阅读:309 次 2021-02-07 08:43:49

近日,宁波百安邦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总经理张雅静收到一个坏消息:他们销往美国的一批医疗物资,因为没有集装箱装运,发货时间无限期延误。

“我们这票货以医疗产品为主,主要是手套、呼吸面罩、急救包、制氧机等与疫情防控相关的物资,没有集装箱,定好的船期已经延误半个月了。客户现在很着急。”张雅静说,新冠肺炎疫情之下,该公司2020年的订单逆势同比增长约10%,但最近几个月没有一批货不延误,最夸张的一次晚了一个半月。春节临近,她每天在为集装箱发愁:“我们现在不担心没有订单,担心的是订单有了之后出不去,我们已经提前4个月在做准备,但还是在延误。”

多艘集装箱船舶停靠码头并开展作业。汤健凯 摄

空箱回流不畅 运费一再上涨

事实上,外贸集装箱从“一舱难求”到“一箱难求”,自2020年三季度末起愈演愈烈,延续至今。2020年年初,受突如其来的疫情影响,集装箱航运市场一度相当悲观,航运公司普遍亏损。2020年下半年以来,国外港口拥堵严重、运作效率低下、船舶延误增加,导致大量集装箱滞留海外。加之国内出口需求旺盛,跨境物流出现了缺舱、缺箱、运价上涨等突出问题。

从我国港口完成装卸作业后发往世界各地港口的船舶较多,但大量船舶在欧美等地港口滞留,出港船舶较少。中国集装箱运往国外,在欧美港口大量积压,市场上“一箱难求”。

“很多出口商预订集装箱的时间已经普遍从一周拉长到一个月。而且就算订到了箱子,也很难上船。因为舱位更紧缺,很多情况下预订后也会被甩货。”业内人员表示,广州一家外贸公司预订舱位后,拿到订舱证明花了一周,以前只需要两三天。

因为疫情扰乱全球贸易、空箱短缺,过去两个月里,从中国向欧洲运输货物的成本上涨逾4倍。1月8日,欧洲航线运价为每标箱4452美元,创下历史新高。

“造成箱源紧张因素有四个方面。”中国集装箱行业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李牧原介绍,一是欧美疫情导致港口能力不足,集装箱班轮准点率下降,空箱不能及时派回中国港口;二是我国出口企业经历去年“先抑后扬”的大波动行情,前三个季度国际班轮公司大面积停航,减少了上半年出口空箱派回中国的运力,下半年中国的出口形势又大幅超出行业预期,出口顺差出现新高峰;三是每年10月开始,是我国外贸企业圣诞节前的出口高峰,境外工厂生产效率下降,更加依赖于中国的外贸商品,用箱紧张的情况一直延续至今;四是美西、美东航线运价的快速攀升,大量箱源调到美西、美东航线,欧洲航线箱源更加紧张,这种紧张又蔓延到亚洲其他港口。

 激励政策+优惠措施

 政企合力促进供需平衡

在1月19日启动的2021年促进跨境贸易便利化专项行动中,针对当前出口集装箱船舶运力和空箱紧张状况,海关总署会同国家发展改革委、财政部、商务部、交通运输部、市场监管总局等部门联合推出措施,积极引导国际集装箱班轮公司、集装箱生产企业进一步增加船舶运力投放,扩大集装箱生产能力和航线运力,提升国际班轮和集装箱供应能力,降低企业跨境运输成本。

目前,地方政府也在根据实际情况出台政策。

宁波市政府近日下发《关于做好当前跨境物流缺舱缺箱问题应对工作的若干意见》,鼓励、引导船运公司定向增加宁波口岸航线、运力供给,增开航线航班,增加加班船挂靠,重点保障美东、美西、欧洲地中海等重点航线的运力供给,缓解运力和舱位紧张问题。在保障空箱供给方面,鼓励、引导船运公司做好空箱回流工作,临时调配内支线和海铁联运的空箱缓解出口需求。

宁波市鄞州区近日举办航运物流与外贸企业专题对接会,召集了15家区物贸联合会会员企业和航运物流行业龙头企业,与20多家有需求的重点外贸企业面对面交流对接,寻找匹配的解困途径。

“以时间换空间,尽最大努力提升空箱在港的周转效率。随着市政府和各相关单位密集出台支持措施,外贸企业的‘用箱难’问题正在得到一定程度的缓解。”宁波海关口岸监管处副处长蒋锋说。据了解,截至1月22日,宁波口岸今年已进口空箱23.74万自然箱,同比上升11%。

针对“空箱难求”的问题,港口、集装箱生产等产业链上下游企业都在积极行动。

近日,宁波舟山港出台了多项激励措施,吸引更多外贸船运公司安排空箱来港。新的优惠措施推出后,今年一季度预计将让利近千万元,激励外贸船公司组织更多空箱船到港。

随着运价一路飙升,上海港也采取了短期让利的举措,给予船公司一定的装卸费优惠,希望可以缓解出口企业的燃眉之急。据统计,通过优惠政策,半年来上海港吸引了20余万标箱来港。

与此同时,造箱企业也在不断发力。据了解,我国主要造箱企业生产的标准干货箱产量,去年8月环比增长100%,9月持续增长达到近30万标箱,创造了历史新高,12月提升到43万标箱。2021年1月,国内集装箱产量达到44万标箱,产量持续扩大。集装箱产能波动系数从去年9月的1.4提升至今年1月的2,产能得到极大释放。

“2月,航运市场集装箱需求数据表明,每周大致有11万标箱的用箱缺口,这意味着如果每周我国集装箱生产企业交付量能够接近11万标箱,就能极大地缓解用箱紧张。事实上,我们做到了!集装箱生产企业在其中发挥了重要作用。”李牧原表示,各大造箱企业在面对原材料价格大幅上涨、主要原料供应短缺、用工紧张、安全和环保压力加大等诸多挑战下,想尽办法,保证生产,积极帮助上游供应商解决供货难题,一次次刷新了集装箱生产的历史纪录,在稳定国际供应链中发挥了积极作用。

关键是形成空箱快速流转的动态平衡

中国外贸正在加速回暖,出现的港口码头“空箱难求”,也可算是一种“甜蜜的烦恼”。然而,目前的缺箱不是全球性普遍缺箱,而是国际集装箱运输动态平衡被打破而产生的结构性短缺,这边“一箱难求”,那边堆积如山。

解决“一箱难求”的关键是形成空箱快速流转的动态平衡,解决结构性短缺。中国集装箱行业协会于去年11月26日向全行业发出《关于集装箱产业链企业齐心协力稳外贸促增长的行动倡议》,号召集装箱航运、港口、生产、租赁企业,以“稳外贸”“保产业链供应链稳定”为己任,积极提高国际物流效率,释放运力,提高产能。

“现在箱子和运力紧缺主要是疫情期间周转效率很低。”上海国际航运研究中心研究员郑静文建议,在此背景下,一方面要梳理港口疫情管控流程的优化,提升周转效率;另一方面,要探索集装箱共享平台发展,如促进集装箱租赁公司、仓储物流企业和班轮公司之间构建共享平台,引导集装箱班轮联盟内部集装箱资源共享。

“建议航运企业可以缩短免费用箱期限,快速回笼空箱。另外,针对回箱比较慢的点,特别是内陆点,进行调控用箱,利用信息化手段加快集装箱在陆运端的流转。”上海国际航运研究中心研究员陈悠超表示。

“在未来半年内,集装箱‘一箱难求’的情况有望较去年四季度时期的紧缺状况有所缓解,甚至有较大改善。”李牧原表示。

一季度是出口淡季,加上春节期间外贸企业工人返乡过年,产量降低,出货量预计下降,这给航运公司充裕的时间加大空箱回流。加之集装箱生产保供能力持续加强,欧美许多国家开始大范围接种新冠肺炎疫苗,港口和物流运营一旦有所恢复,集装箱周转率将得到提升。

“保障国际供应链安全稳定是我国持续开放的战略性任务,国际集装箱运输能力是我国融入大循环的战略性资源。长远来看,建立准确监测和快速反应机制,紧盯集装箱市场供需变化的晴雨表,及时分析判断后疫情时代市场竞合关系的变化,做好应对预案是未来发展的核心要义。”李牧原表示。


来源: 李思颖 宋兵 交通报潮头观察

           信德海事网

天天船舶声明:
本站系本网编辑转载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本站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,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。
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,请与本站联系,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!
QQ:2405694278 邮箱:info@ttship.com